# WHN .

不知名的悲怆奏响着遥远的北方

#1

    刚刚写了个草稿找不到了,虽然就两句话吧但感觉还是有些些难受的。刚刚想换个头像,然后发现电脑里没什么好照片,索性就算了吧。这几年给自己不少的目标,算是依次达成了吧。一直想写点东西,可到真一动笔了反而不知道写些什么了。打这么几行字算是让今天没白过吧。

   说实话前几年还在玩着摄影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摄影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,很多时候你只需要满足自己就够了,想满足别人只能靠缘分。这两年又阴差阳错的玩起了咖啡,跟摄影正好反过来了,满足自己毫无价值,必须满足别人才是这个行业的真谛。其实还有一点不同,玩摄影的圈子呢是大家一个个都憋着,什么都不想告诉你,只吃独食。咖啡是分享,过分的分享,谁都想当别人的老师,想给别人讲一大串道理。

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发现被环境圈住了,被人圈住了,被自己圈住了。以前我是那种想尝试跳出糟粕的人,现在反而想去适应,并且开始有些享受。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舒适圈吧。但何为真正的舒适圈。想去做些改变又会瞻前顾后,这可能跟自己本身的性格有关。不想被别人束缚,但又想得到别人的认可。可能从头我就是个虚伪的人,就好像我坐在一个根本没人来的咖啡厅写着这些破话,跟着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。就好比如,这咖啡厅一天没来人了,我为什么不关呢。原因是,要做给别人看。

   挣钱好像已经不是第一要义了,发一个好看的朋友圈,成为别人口中赞扬的老师,想象自己未来的小日子才是生活的主要组成部分。哦谢特,这哪是生活?感觉在无限的满足别人,可从来没有充实过自己。我老是把自己装饰的五颜六色,但事实上只是灰色。倒不是不忧郁不会写文章,而是我要不忧郁不会想起来写文章,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放的保罗的歌没有啥情绪起伏。

   写了几段,想到啥就写了啥,诶不对,打了啥。感觉好久没动笔了,翻译补考写了几大段字儿手腕都酸了。好像也好久没去旅游了,都快忘了做攻略的感觉了。不过我又开始做饭了,做的还越来越好吃了,这是比较让人满意的一件事儿。

   三个月吧,这三个月算我给自己搭进去了,稀里糊涂的承包了三个月还扔了3000块钱,别人到成了大老板了。感觉我总在别人身上吸取教训了,最重要的一件事儿就是自己说过的话不能自己打自己脸。一不小心提到了三个自己啊哈哈。

   刚刚手机响了,立马就拿起来看了。这几年手机越来越发达发现越来越有依赖了,不能这样。又响了,我只是随便瞟了一眼,没有动,虽然现在心里有些煎熬。说实话我还憋着尿呢,真的想起身关门去撒尿。但感觉现在这种心里想着手上打着屏幕上亮着的感觉好好啊,不想破坏这份和谐,如果这时候能点根烟就更好了,但是不知道抽烟会不会破坏这份和谐。妈的,不试试谁知道。

  好吧,还没破坏,我还顺手看了眼手机。

  这就像我原本的原则,说破坏就破坏了,然后我还在不断给自己一些新的枷锁。话说我原本的原则是什么呢?

  抽着烟一下就放松了,一放松就发散了,想想未来我是会坐在办公室还是会开一个咖啡厅,还是在街边要饭呢?可能一切所有的不确定性造就了生活吧,要不然大家都是机器人了。不过这份善变也可能是被早就编辑好的,如此想来这几年自己的变化也是在情理之中,谁会从始至终一个样子呢?那才是机器人好吧,不过这也是在安慰自己,试着接受自己并不喜欢的自己。

  尝试做些什么努力吧,就从#1开始。